#灣家人

目前全職(葉)修橙一直線
副本(?)刀嬸
松野廚,長男おそ松摯愛
不吃長兄也不吃おそ右
比較喜歡的是紅綠速度松

聲控一枚,神谷末期已棄療
歐美病重,Tom Hiddleston是天使沒有之一、BC男神不解釋
APH絕對英領,請勿安利CP

寫文畫圖都會但都不專精
歡迎留言(ㆁωㆁ*)


Once it's over, it's not you who'll miss it.
Your own death is something that happens to everybody else.
Your life is not your own.
Keep your hands off it.

英你

  • 中秋特典

  • 舊文重發

  • 人類英

  • 以上都可接受請往下






下週末就是中秋節,身為大中華民族一份子的你當然不會忘記這個節日。

你興沖沖的去挑了許多布料,回家後就把自己鎖在房裡趕工。

亞瑟為此感到十分不解,疑惑的詢問你,而你笑眯眯的回應:「這是秘密唷~」

過了兩三天,亞瑟除了吃飯和洗澡的時候能看到你,其他時間都被你擋在門外。為此他感到萬分不解與一些些不滿,於是詢問了和你一樣同為亞洲人的友人——本田菊。

「這個在下也不清楚…」被尋求意見的菊困惑的回應,「不過這倒是讓在下聯想到家鄉的一則童話故事呢。」

「嗯?童話故事?」亞瑟頗為感興趣的追問:「可以說來聽聽嗎?」

菊點點頭,緩緩訴說道:「這是一則教育報恩的故事:一名獨居在深山裡的柴夫某一天上山砍柴的時候,發現一隻白鶴被困在獵人放的陷阱裡不斷發出悲鳴,柴夫覺得鶴鳥很可憐,便解救了它。過幾天的一個暴風雪的晚上,獨居男子被一陣清脆的敲門聲吵醒,開門一看——一名美麗的白衣女子站在他面前。女子溫和的向男子請求能否借宿一晚,讓她躲過這場暴風雪,男子答應了。過了將近一個月,暴風雪終於停了,可是男子和女子在這期間已經萌生出感情,於是柴夫便向女子求婚,而女子答應了。某日,男子要到市區販柴,臨行前夫人要求丈夫請他從市集帶一些針線回家,丈夫允諾。回家後夫人便回到臥室,並叮囑他不要進房。過了一夜,妻子遞給丈夫一匹精美的繡布,讓他到市集販賣。而因為妻子織的布十分華美,引起了城主注意,城主便命柴夫隔日也要帶來織布。丈夫回家後轉告妻子,妻子僅頷首、沒有言語便再度回房。隨著上繳的布匹越來越多,妻子也變得越來越消瘦。憂心妻子的丈夫忍不住擔心,便違背了妻子的叮囑,在妻子織布時望房內偷看——發現一隻漂亮的雪鶴正用它的羽毛在織布。被丈夫發現真相的妻子難過的對柴夫說自己是那日被他解救的白鶴,為了報恩而來,但因為丈夫違反約定並看到她的真面目,妻子必須離開。之後她就變回了白鶴,飛往天空去了。」

亞瑟聽完,激動的握住本田菊的肩膀:「所、所以____是白鶴嗎?不會吧!」

「等、亞瑟先生,」菊有些哭笑不得,「這只是童話而已,____小姐是人類喔。」

「可是她最近的作息模式跟你故事裡說的那個白鶴很像!」堅信世上真的有科學無法解釋的事物的亞瑟還是非常緊張。

菊慌張的揚了揚嘴角,牽強的安慰:「亞瑟先生,你冷靜點。不然,去問問李小香君怎麼樣?」

「賀瑞斯?」亞瑟鬆開了手,愣了一下,「對!他也是亞洲人!」自己在大學時期的直系學弟,怎麼就忘了他了!




「Mr.亞瑟的girlfriend?」李小香還是一副平板淡然的臉,「I don't have any idea.直接問her不是比較快嗎?」

「就是因為問不出來才來找你啊…」無力的垂下肩膀,亞瑟對於這個在某些地方特別脫線的學弟感到心很累。

「…這麼說起來,」小香垂眼思索了一陣子,「好像快到中秋了吧,前幾天看calender好像已經是秋分了。」

「秋分?中秋?」亞瑟很是疑惑。

「那是中華民族的節日,所以Mr.亞瑟不知道是自然的。」小香繼續吃起手中的叉燒包回答:「我的家鄉是有燈會活動…不過應該和girlfriend家鄉的習俗不一樣。」

「沒關係!謝謝你賀瑞斯!」總算摸到一點頭緒的亞瑟拍拍他的肩,笑得很開心的離開了。

目送他離開的小香悄悄地勾起一抹笑意。




終於到了所謂的“中秋節”,一如菊和香所說的、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圓。

亞瑟泡了一壺努瓦拉艾利雅茶,坐在庭園的白椅上等待。

是的,等待。

因為剛剛他的女孩從房間探出一顆腦袋,要他在外頭standby。

「在我出聲之前不可以回頭喔!」立起青蔥玉指特別叮嚀道,亞瑟自然允諾。而且在他聽完菊的故事之後,更是不敢輕舉妄動。

一陣輕盈的腳步聲從身後傳來,亞瑟繃緊神經、豎起耳朵仔細聽著。

「舞對寒食春風天,玉鉤闌下香案前。」屬於他的女孩的溫潤嗓音響起,唱起了她家鄉的語言。伴著清脆的鈴鐺聲,跳著舞蹈。

但亞瑟沒有回頭,只是握緊了骨瓷杯的把手。

「案前舞者顏如玉,不著人家俗衣服。」一步、兩步,你隨著節拍緩緩向亞瑟的方向靠近。終於在語末時達到他的面前。

「虹裳霞帔步搖冠,鈿瓔累累佩珊珊。」滿意的看著亞瑟因為驚豔而睜大的碧眸,你略偏了偏頭,勾起一彎弧度。

「娉婷似不任羅綺,顧聽樂懸行複止。」輕柔的驅動四肢,隨著舞步起伏,你身上的薄紗撫過他的臉。

「磬蕭箏笛遞相攙,」旋轉、跳躍,彷佛擺脫了地心引力一般輕盈。「擊擫彈吹聲迤邐。」唱末了,你緩緩的彎腰屈膝,對你唯一的帝王行禮。

好一陣子,庭園裡沒有任何聲響。你疑惑的抬起頭,向亞瑟眨眨眼。

「……亞瑟?」遲疑著呼喚道,眼前的愛人才倏地回神,也瞬間染紅了俊顏。

「不喜歡嗎?」你將雙手覆上他的膝,有些難過的問。

亞瑟搖搖頭,伸手把你拉進他懷裡。「是太漂亮了…讓我一瞬間因為你其實是妖精變的。」輕吻著你披散在肩上的發,亞瑟緩緩開口道:「真的好美…彷佛你是從月亮來的天使一樣。」

你因為他難得直率的稱讚羞紅了臉,頭埋進亞瑟的肩窩,鴕鳥心態的試圖遮掩難為情。

而你們就這樣相互擁抱了一陣子,亞瑟才拉開距離,噙著令你醉心的笑容望著你說道:「中秋節快樂。」


Fin

评论
热度 ( 11 )

© 沐雨尋君秋傘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