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目前全職(葉)修橙一直線
副本(?)刀嬸
松野廚,長男おそ松摯愛
不吃長兄也不吃おそ右
比較喜歡的是紅綠速度松

聲控一枚,神谷末期已棄療
歐美病重,Tom Hiddleston是天使沒有之一、BC男神不解釋
APH絕對英領,請勿安利CP

寫文畫圖都會但都不專精
歡迎留言(ㆁωㆁ*)


Once it's over, it's not you who'll miss it.
Your own death is something that happens to everybody else.
Your life is not your own.
Keep your hands off it.

關於身高差(嬸嬸日常)

今天的近侍是長谷部—自從審神者暫時不再挑戰三条大橋之後,已經很久沒有任命長谷部作為近侍了。

 

「主。」恭敬的叩門,長谷部正襟危坐的低聲呼喚道。

「国重君?進來吧。」霜月丸的審神者懶洋洋的說道。

進屋一看,只見年輕而嬌小—相較之下—的審神者臉幾乎黏在案上,百般無聊的划著現世所謂的"手機"。

「主…今天的日課還未完成呢……」雖然知道主君每天都會努力把所有日課做完,偶爾剩一兩項無法達成;但是身為近侍、還是得好好叮嚀一下。

然而主君只是哼了一聲表示聽到,卻沒有聽進去。主君對於自家刀劍男士的個性和軟肋瞭若指掌,對於長谷部更是有恃無恐。

忠誠的打刀歎一口氣,自己也沒察覺的彎起寵溺的弧度、逕自在不打擾主君的情況下整理起文件與主屋。

不知道過了多久,主君突然像驚弓之鳥一般彈起身。「主?怎麼了?」長谷部只遲疑了0.01秒,馬上關心起主君。

「国重君,麻煩幫我帶小博多來!立刻!」主君高昂的聲線顯露出明顯的興奮,長谷部雖然不解,但:「謹遵主命。」迅速的行禮後,便退出房間。

 

「所以呢?主叫俺來是要做啥?」熟練的用算珠盤敲了敲肩膀,笑著問。

「小博多你也知道、我的算數最差了,」霜邊說邊合十拜託道,「所以……小博多幫幫忙吧!」

 

 

 

 

 

「全員集合—!」被目前全霜丸最高的刀劍男士:蜻蛉切放在肩上,霜愉悅的宣佈:「今天要來量大家的身高呦!但是不是本體的、而是附喪身!」嬌小的主君晃著腳,笑得虎牙都露出來了。

「為什麼……這麼突然。」雖然身為霜的初始刀,但山姥切始終沒有摸透主人的個性。

「因為呢!今天在網路上看到一則新聞:身高差1.09或正負值8的是最佳情侶身高差唷!」霜晃著手裡名為手機的的器物,莫名驕傲的回應:「所以想從各位中找出最佳的身高差!如何、很有趣吧?」

笑嘻嘻的下達無厘頭的命令已經不是第一回,霜月丸裡的刀劍男士們只能乖乖領命。

 

 

 

 

 

看著長谷部精心整理好的列表,審神者喃喃:「同田貫桑、小俱利和歌仙桑;負值是薬研君嗎……」被點名到的4人默默的被眾人往前推。

被說成"負值"的薬研不是很滿意的挑眉:「大將,負值是什麼意思。」明明是問句,卻是以句點的方式結尾,霜顫了一下。

「別、別誤會了薬研君!雖然薬研君的身高比較……但是絕對是最帥氣的短刀!」收到略微恭維的回應,薬研才滿意的頷首。

接著,光忠心領神會的把大俱利領到審神者身旁。「幹嘛。」被看不透的目光盯著,大俱利渾身不自在的睨了審神者一眼。

「唔……總覺得有點……」邊咕噥邊比劃著兩人之間的距離,又招招手讓同田貫和歌仙上前。「明明差不多……但是感覺又差很多……」審神者有點不知所云,邊說邊靠近兩人,然後—一邊把頭歪上同田貫的肩膀、一邊挽起歌仙的手。

全霜丸的刀劍男士都傻了,有幾個還露出明顯不甘心的表情。

「唔——」維持了一下有點彆扭姿勢的霜慢慢直起身,「所以以後要找男朋友要找像這樣的啊……」語畢,在一旁被冷落很久的螢丸終於忍不住衝上去、一把抱住主君。

「姬君不是說最喜歡螢的嗎!」名正言順的撒氣,螢丸鼓著臉頰說道:「"男朋友"是伴侶、丈夫的意思對吧?那螢要成為姬君的男朋友!」

「等、等等,螢,」被大太刀飛撲可不是開玩笑的,再加上霜本身體弱,「男朋友還不算是丈夫喔!不過是伴侶沒錯,但是沒有婚姻關係。男朋友啊、是女性交往的對象,可能是喜歡所以在一起、或是其他原因的暫時伴侶喔。」好聲好氣的解釋,審神者摸摸螢丸的頭安撫。

「這我倒是知道,」身為維新時期刀劍的清光頗為自豪的說道:「"男朋友"可以有很多個,但是姬君丈夫只能由我擔當!」

「亂說什麼啊加州,」站在另一邊的鶴丸馬上反駁,「姬君丈夫當然是我啊!」

其他刀劍男士們也不甘示弱的爭了起來,而螢丸一臉不滿的賴在霜懷裡,薬研趁亂領著似乎有話想說的五虎退來到霜身邊。

「主、主様……」五虎退怯怯的開口問:「主様會有很多……"男朋友"嗎?」

霜一聽,哈哈大笑著回應:「怎麼可能!我幾乎都是殘廢了,沒有男生會喜歡我的!想靠近我的應該是覺得我好欺負、順便可以滿足他們的慾望而已吧。」抽出一隻手摸摸五虎退的頭,有些自暴自棄的回答。

「姬君,您這話就不對了。」默默在一旁沒有參戰的石切丸忍不住嘆息:「您是我們的主,不論外表如何,我們都非常敬愛您。」

「是的,姬君。石切殿說的沒錯,」同為三条一派的小狐丸輕鬆將審神者抱起,以公主抱的方式,「您是我們的姬君、我們的主殿、我們的大將,更是我們的中心,我們都非常非常的喜歡您、敬愛您。」

霜聽了這番話,眼眶有些熱,但也有些悵然。「因為我是你們的審神者、嗎……」以細不可聞的聲音呢喃,略過一絲苦笑。

「姬君?」小烏丸笑得雲淡風輕,「怎麼了?要和為父談談嗎?」

「還是和我喝茶聊天呢?」鶯丸也笑著湊近問,但審神者搖搖頭。

「我有點睏了……」打了個哈欠,審神者提高音量喚道:「被被,可以陪我去歇息嗎?」

吵鬧不休的刀劍男士們一瞬間安靜下來,向山姥切看去。

「……我知道了,如果是你的命令的話。」從笑裡藏刀的小狐丸手中接過審神者,又頂著幾乎都可以重傷的目光,山姥切不著痕跡的歎了口氣。

<END>

评论
热度 ( 21 )

© 沐雨尋君秋傘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