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目前全職(葉)修橙一直線
副本(?)刀嬸
松野廚,長男おそ松摯愛
不吃長兄也不吃おそ右
比較喜歡的是紅綠速度松

聲控一枚,神谷末期已棄療
歐美病重,Tom Hiddleston是天使沒有之一、BC男神不解釋
APH絕對英領,請勿安利CP

寫文畫圖都會但都不專精
歡迎留言(ㆁωㆁ*)


Once it's over, it's not you who'll miss it.
Your own death is something that happens to everybody else.
Your life is not your own.
Keep your hands off it.

刀剣乱舞:嬸嬸日常_(霜)審神者設定 2.0

❖148左右,比薬研矮一截;玫瑰/石英紅和淡湖藍綠色的雙色頭髮;(眼睛

幾乎看不到)瞳色是檸檬黃;膚色是不太健康的白


❖體弱但是很愛鬧騰,倔強;大而化之,(主被動都有)喜歡撒嬌;看似粗

枝大葉但其實很敏感/敏銳;左腳有舊傷,弱視近乎眼盲,但必要時會用靈

力代替視力


❖靈力非常豐厚,但容易累


❖可以被薬研輕鬆的摸頭、被打刀以上輕鬆的拎起來;穿鞋會硬要高個五

公分


❖平常大喇喇的看似沒心眼,生氣起來眼睛會發出紅光


❖喜好分明,正常情況下情緒表露於臉上;真正動怒的時候只有眼睛會有

變化


❖自稱是我(讀boku)


❖有個好友(也是審神者)彌生

2月14日的霜丸

霜丸的天氣依舊和煦,盛開的櫻花讓這裡日日如春,但日曆已悄悄地來到如月。
前一陣子開始霸佔著廚房的主君今日終於讓光忠進了廚房,本以為會是修羅場的光忠打起精神、準備好帥氣的笑容走進,卻發現意外的整潔乾淨,連器具也擺放的整整齊齊。
「我說光君……你到底是多懷疑我的廚藝啊?這樣我會哭的喔……」站在門口,對著發愣的刀劍男士調侃。
「不、我沒有別的意思。」作為主君第一把入手的太刀,光忠解釋:「只是聽說在我來之前,大家的伙食是您和山姥切君負責的。雖然沒有聽到什麼恐怖的評論,但是多少還是會擔心……」
「再怎麼說我也是會一些的好嗎!只是樣式不多,大家吃久了會膩我是知道……」邊說邊對自身鬧起彆扭的審神者不滿的嘟囔,光忠好...

與刀刀們聊戰國史


咚咚咚咚、那是小小的腳奔跑在走廊上的聲音。大俱利略睜開眼,眼波泛起一陣漣漪。
「小俱利!」審神者活力滿滿的聲音伴隨著唰的一聲拉開門的聲響,「吶吶!多跟我說說政宗様的事情!」
「主公,您不要跑這麼快啊,這樣我會被弟弟丸唸的。」緊跟在後的髭切淡笑著說道,而跟在身邊的膝丸則是歎了口氣。
「沒關係嘛!膝丸和髭切也抱著我到處跑好久了,休息一下啊!」一屁股窩進大俱利懷裡,霜露出虎牙無所謂的笑道。
膝丸淺淺欠身,帶走了髭切,留下主和沉默的黑龍。
「……沒打算和你——」「啊呀,姬君,你怎麼跑來伽羅醬這裡了。」光忠笑容滿面的探出身子,但半瞇起來的眼睛沒有絲毫笑意,大俱利硬生生把口頭禪吞了回去。
「光君!那個啊、那個啊!我又...

正月拜年(嬸嬸日常)

熬著不肯睡、硬是要跨年的審神者向所有的刀劍男士道過賀之後,終於體力不支,直接睡著在太郎懷裡。

隔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平時總是賴床的霜自主起了個大早,還跑去廚房要吃的。平常幾乎不會讓審神者腳沾地的附喪神們是又驚又喜,全部都起來陪同。

從初始刀的山姥切開始領頭,每位刀劍都向霜賀年。短刀們和主最疼愛的螢丸還拿到了壓歲錢,雖然不是什麼大數字,但所有拿到的小短刀都非常開心。

享用完豐盛的早餐,審神者煞有其事的站起來宣布:「等等我要去彌生姊姊那裡拜年,誰想一起去?」語畢,先是一陣沉寂,又立刻像炸了鍋一樣的喧嘩起來。「只有6個名額喔!」提高音量說道,審神者惡作劇時喜歡露出的小虎牙又浮現出來。

最後...

關於身高差(嬸嬸日常)

今天的近侍是長谷部—自從審神者暫時不再挑戰三条大橋之後,已經很久沒有任命長谷部作為近侍了。


「主。」恭敬的叩門,長谷部正襟危坐的低聲呼喚道。

「国重君?進來吧。」霜月丸的審神者懶洋洋的說道。

進屋一看,只見年輕而嬌小—相較之下—的審神者臉幾乎黏在案上,百般無聊的划著現世所謂的"手機"。

「主…今天的日課還未完成呢……」雖然知道主君每天都會努力把所有日課做完,偶爾剩一兩項無法達成;但是身為近侍、還是得好好叮嚀一下。

然而主君只是哼了一聲表示聽到,卻沒有聽進去。主君對於自家刀劍男士的個性和軟肋瞭若指掌,對於長谷部更是有恃無恐。

忠誠的打刀歎一口氣,自...

寄不出去的情書

#一松視角


#一松(仮)文青設定


#夢松設定


#獻給夫君


#應該是糖玻璃


#以上都OK請往下


『致 那一面之緣的你:


啊啊、寫信什麼的好奇怪啊,況且我這種大型不可燃垃圾寫信什麼的…

要是被你知道了,你會用什麼樣的表情回應呢?


-明明就不可能知道,卻還是壓抑著期待。

很愚蠢吧、很不要臉吧,我居然對你寄託著這樣的心情。


縱使連怎麼呼喚你都不得而知。


每晚,望著月的陰晴圓缺,都會想要對著夜空說:

請和我同葬吧,我死而无憾。

而看不清的月色,暈開了對你的話語。


願你安好。    ...

英你

  • 中秋特典

  • 舊文重發

  • 人類英

  • 以上都可接受請往下






下週末就是中秋節,身為大中華民族一份子的你當然不會忘記這個節日。

你興沖沖的去挑了許多布料,回家後就把自己鎖在房裡趕工。

亞瑟為此感到十分不解,疑惑的詢問你,而你笑眯眯的回應:「這是秘密唷~」

過了兩三天,亞瑟除了吃飯和洗澡的時候能看到你,其他時間都被你擋在門外。為此他感到萬分不解與一些些不滿,於是詢問了和你一樣同為亞洲人的友人——本田菊。

「這個在下也不清楚…」被尋求意見的菊困惑的回應,「不過這倒是讓在下聯想到家鄉的一則童話故事呢。」

「嗯?童話故事?」亞瑟頗為感興趣的追問:「可...

花吐記事

亞瑟x原女
#非國設,架空設定
#視角多轉換,亂七八糟注意
#雖然不知道花吐可不可以單向vs單向但還是寫了<

捂著嘴,從指縫間依然灑落一地的都鐸玫瑰。 
你呆然的望著,鮮紅似血的花瓣刺痛著你每一根神經,但你卻無法移開目光。 
『多麼諷刺啊。』你自嘲的扭曲了嘴角。 
每天上班,抬起頭就能看見辦公室裡的他:並不怎麼柔順的金髮、半垂瞼著的碧眸、詐欺百分百的娃娃臉。 
你當然知道你愛的是單向通行,不可能會有回應;但你還是義無反顧的愛著、深愛著、深切沉重甚至扭曲的愛著。

他,亞瑟·柯克蘭,你的責任上司。

窩在樓梯間,...

© 沐雨尋君秋傘下☂ | Powered by LOFTER